ABOUT LINKS MAYDAY
Be strong


藏進音樂里 沉沉睡去。


//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下午4:51
过了许久 再次回到这个角落
参杂着别人部落格播放的歌曲 后街在装修的吵杂声
老了一些的自己 还有 午后散发的慵懒气息

回家 成了很窝心很温暖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离开家到别州念书了吧 或许是一年里在家的时间真的变得好少了吧
对于家人所给予的好更加敏感 也更细微地感受得到他们的爱

这一个我曾经以为即将崩塌的城堡 还在

还在 真好

回到这座城市 去了之前一直都在去的的地方 碰巧遇见了一些人
而这些都是我当初急切地想要逃离这里的原因
因为 我的脑袋 不太好使 也不太听我的话 总是突然地又想起了 又突然地沉默了
我想停止 可当我遇见了那些人们 回忆开始汹涌了

而我 竟对回忆产生了一种恐惧

过了一年又九个月了 换算起来大约有六百三十天吧 似乎好长 却又感觉好短
我不后悔我的每一个选择 或者说 我不想认为我的选择是错误的
我告诉自己 那是最后一次了
是第几次 告诉自己那是最后一次了?

你离开了我很久 是真的很久
而 我还没有勇气坚定地说 我彻底地离开了 你
总该放下吧? 可当我觉得是真的可以了的时候 却又突然地被一些事情撂倒了

心思敏感 总是胡思乱想 悲观 有话不说 从小到大 是这么样的一个我
你的出现的确改变了我很多 你的离去 也真切的改变了我很多
所以 我是挺怀念那个时候勇敢而坚定的自己 同时也恐惧 后来那样竭斯底里的自己

我不敢再追求些什么 不敢再期待些什么 不敢再拥有些什么了
太害怕失去 太害怕那股坠入深渊的失望 太害怕 毫无预警的离开
心里的那一道防线 突然变得好高好坚固

好多时候我突然迷失了自己 找不到方向前行
没有从前那般擅长用文字表达自己 无法再流畅地弹着家里的那一台钢琴
弹吉他的手感也消失了 没有办法再写出什么歌来喂养情绪了 英文退步了
头脑总是忘东忘西 开始在钝化了 成绩也不如往年了

太跟着感觉走 反而忽略了该理性思考的时候吧

我也开始不明白眼泪的含义了 多得我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它会落下了
对我而言 与 对你而言 是相差了好几亿公里的事情吧

可现在的我知道 我是幸福着的
好感谢 在身旁的你们 还在身旁的你们 好感谢 我的城堡还在

好感谢。


// 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
上午1:45
一些習慣 培養著就怠惰了
一些習慣 慣養著就放肆了

每過了一段忙碌的時光 空閒的時候 想起你
是慣養著的習慣

然後 就像是又突然回到了那段時光

開始怕安靜

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是希望有音樂在耳畔
試著專心溫習的時候總是分神失去了專注
疲倦時又突然 被片段侵襲

又在任腦袋想起與不願再想起中徘徊不定

最終接受了 承認了 

我偶爾 還是很想念 你

還是得往不同的方向走 畢竟
我不是你想要的

隨著時光流轉 堅信著的 也不那麼偏執地抓緊了
不明白的 也逐漸開始明白了

只是我不知道 還會不會再有除了你以外
讓我全心全意的人

到了今天 也無法再將故事改寫
刪不了 丟不了 的照片 還留著 
除了這個方式 我想不到任何方式來留著你

才發現我一直都很任性 

當時很任性地想要留住你 忽略了好多好多事情
後來很任性地想要留住你 依然忽略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而我只是 很努力地 想要把你留在我的生命裡

才忘記了 這不是最適合的方式

如果有一天 你突然想起了有這麼樣的一個我
你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是很淡然 微笑著 還是難過

還是你已經不會再想起了 呢

當她逐漸加入你的生活 佔據你的眼底
你是否還會記得 有那麼一個人

為你 哭過 笑過 

愛過

?

答案不再那麼重要了 只是偶爾還是會想替當時的自己 問一問

留不住你了 
是真的留不住了
一伸手想抓緊 就化成縷煙了
還任性什麼
呢?

回到了起跑線 茫然自失了以後
還是得繼續往重點跑著吧

只是 這種循環 還得重複多少次呢?

總以為快好起來的時候 
怎麼又出現了呢?

出現吧

但別停留太久就好嗎

我怕眼睛負荷不了 

無助的重量


// 2016年4月30日星期六
下午11:36
没想要特别感慨

在褪去所有的责任 所有的事情以后
剩下的自己 是怎么样的你自己

有一个想成为的自己

那就得努力

停滞 看起来毫不费力 其实浪费力气
在还能有勇气和筹码去做一些赌注的时候

冒险吧

这一次 等自己。